速赢文学 > 科幻小说 > 黄昏分界 > 第四百三十八章 命数门道
  “这么严重呢……”

  老算盘看起来都糊涂了,没想到胡麻会忽然问自己这个问题,更没想到,这个问题如此重要,关系到了自己的小命。

  而胡麻见将他吓到了,便也吁了口气,耐心解释道:“我自入了门道,学了本事,便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提到所谓的命数之说了。”

  “但偏偏,提到的人多,似乎这命数也很重要,可又没有哪个门道里的人,是专研这命数一说的,也没有遇着哪个人,可以清楚的把这命数之说讲得清楚了……”

  “倒让我越来越疑惑了,这命数究竟是什么?”

  “自身的生辰,八字?还是出身,地位?又或是三魂七魄,甚至是那冥冥之中的命运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问出了自己的疑惑,眼睛便只是看着老算盘,生怕他又会打含糊来敷衍,实在是这個问题,对如今的自己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  老算盘眼珠子却也骨碌碌的转,似乎心里意动了几回,但迎着胡麻那严肃的目光,到底还是将其他的想法抛诸在了脑后,低低的叹了一声,道:“专研命数的门道,其实也是有的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胡麻倒是一怔:“十大门道里,有以命数为主的本事?”

  但老算盘却也没有继续说这件事,只是略一摇头,才低声道:“你问的倒是关键,但却把命数一事,想得简单了。”

  “每一门道的本事,都五花八门,又各有分类,因着大家绝活的不同,有些时候,属于同一门道的人,但一身本事看起来,却是截然不同的。”

  “便如负灵,有的人负灵,只需要烧烧香,认个干娘干爹,受些庇佑,有的却还要给人当牛做马,拿这一条小命当蜡烛烧哩……”

  “……可这两种又都不是最厉害的,最厉害的负灵,人家走鬼路,借阴兵,分明负灵出身,却可以坐在了活人脑袋上当祖宗,那身借阴通阳的本领,厉害的狠呢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听他说着,胡麻倒是忽然想起了与胡家深仇的孟家,若有所思,但老算盘却只是举了个例子,叹道:“命数也是如此,你刚刚提到那的生辰八字,出身地位,三魂七魄,五凶八运……”

  “皆与命数有关,但也皆代表不了命数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都这时候了就别故弄玄虚了吧……”

  胡麻都有些无奈的叹了声,道:“你快点讲清楚了,对咱俩都好……”

  “不是我故弄玄虚,主要是这玩意儿本就不是踏踏实实在那里的呀,又不像你们守岁,老老实实的抡拳头抄刀子就行了……”

  老算盘叫了声苦,才道:“你想让我与你一句话说清楚,那我还真没这本事,倒是可以给你举个例子。”

  “便如你与那……”

  顿了顿,似乎在想合适的例子,忽然想到了一个,道:“庄二昌!”

  “伱与庄二昌一起上路,当然是本事没学成时候的你,你俩路上遇着了强盗,这强盗便要夺了你们的财物,杀了你们两个中的一个,那你觉得,他杀了你们两个,哪一个后果更严重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胡麻还正想着这个问题,老算盘便已经主动回答了:“当然是杀了人家庄二昌后果更严重。”

  “为啥?”

  “人家庄二昌身后有师傅,有人替他报仇,而你呢,说是咱红灯娘娘会的小管事,但是咱红灯会手伸不了这么远,咱们娘娘也不管闲事。”

  “庄二昌死了,这孙老爷子就会大张旗鼓,带了人手去抓那强盗,瞧见了没?”

  “对于强盗来说,他只是随便挑了一个杀了,但杀这两人的后果是不同的,杀了你等于没后果,杀了庄二昌却后果严重,这就等于,庄二昌命数比你重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胡麻听着,都有些离奇:“还能这样解释的?”

  “这是最简单的命数,再往深了说,却还有一层不同的。”

  老算盘见胡麻认真听着,便又解释:“表面上看你没师傅照顾,命数是轻的,但又有一种可能,他虽然有师傅,但他师傅本事没那么大,你看着无人关照,内里却是大户人家走丢的少爷。”

  “所以,那强盗原本算着,看你好像命数轻一点,但其实你的命数比庄二昌重,杀了你,比杀了庄二昌更麻烦,大户人家就找上来了……”

  “而这,便是凡人眼光所不及之处,有时候,鬼神倒是可以知晓,因为鬼神能看出你血脉里带着先人的庇佑,便知道你是大户出身,便是本领差些,也比庄二昌命数重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‘难不成,这命数之说,只是看谁的后台大,背景大?’

  胡麻听着,都愈发觉得怪异。

  可老算盘,却又长叹了一声,道:“但就算到了这一层,仍然还是浅的,最高深的命数之说,已不只看这一人的本事,身份,还要看一些冥冥中的东西。”

  “便如你既本事没有庄二昌大,身份也不如他高,可是冥冥之中,你是皇帝命,将来有一天会做作皇帝的,起码也是关系到了皇帝的诞生,整个王朝天下的气运,都在你一人身上。”

  “但庄二昌却只是一介武夫,那杀了你的后果,可比杀了这武夫,又要严重得多了。”

  “普通百姓,往往都会将命数与算命先生联系起来,便是因为,算命算命,算得就是一些冥冥中事呀……”

  “……不过我觉得是扯淡,反正我算不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听着他絮絮叨叨的,说着这玄之又玄的话,胡麻倒还真的沉默了下来,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,良久,才低声道:“那么,若是放开这强盗不提,只说这命数轻重的二人碰着了,又会怎样?”

  老算盘微微一怔,便笑了起来,道:“那这可就有趣了。”

  “往凡俗里说,命数轻浅的两个人碰到了一块,命数浅的,便往往会被命数重的人操弄,无关身份与地位,总是为人所主导。”

  “而往玄里说,若是两人本就敌对,碰到了一起,你命数压倒了旁人,便会生出诸般巧合,皆于你有利,别人的命数若是压过了你,那便是总对它有利。”

  “人皆不可抗命,便是如此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说到了这里,他倒是摆了摆手,道:“当然,就算这么讲着,也仍是浅的,老夫所言,也不过诠释了命数一词的百之一二,还差得远。”

  “命数玄奇变化,又时刻不定,或轻或重,或深或浅,也要适时而定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胡麻顺着他说的,想了很久,倒是豁然心间一亮,长长的吁了口气,将桌子上的凉茶捧了起来,送到了老算盘的面前道:“老哥,你真让我涨了见识啊,请用茶!”

  “哎哟哟……”

  老算盘头一次受这礼遇一张老脸上皱纹都要舒展了开来,道:“你瞧瞧,你瞧瞧,给杯茶,还是凉的……”

  “……话说还有血食丸没有,我之前被吓着了,需要补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没有!”

  胡麻道:“等别人欠我的那几千斤血食讨了回来,我一定送你老哥几百斤养身子。”

  诚恳保证着,胡麻送了老算盘出门,自己则回到了榻上,默默的思索,倒像是有什么一下子被打开了。

  命数之说,还能这么解释?

  若往深了想,命数之说玄之又玄,别说利用,光是研究明白便也不能,但往浅了讲,甚至只把命数与因果挂钩,都能解释自己法门修行上遇着的问题了。

  难怪会说有官身才能修这大威天公将军印,毕竟官身乃是借来王朝气运加身,因果极重,盗匪不敢招惹,鬼神不敢招惹,便是修行起来,也能压得下那神魂里的异状。

  可是这二十年来,皇帝不存,官身的含金量,已经被严重削弱,况且,就算没有被剥弱,一心造反的不食牛,也不会去做官。

  我如今自然也不是官身,只是一个血食帮的小掌柜,所以任谁看来,我都修不成此法,就连大红袍,都要指点我去寻一件能压住自身命数的东西。

  但实际上我好像已经有了啊……

  想到了自己本命灵庙里藏着的将军令,胡麻呼吸都已微微摒住,心情忐忑而激动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同样也在这时,石马镇子上,正自乱作了一团,有人忙忙的奔来奔去,打听底细,有人收拾东西,要试着去外面闯一闯,看能不能逃得出去。

  一钱教的妙善仙姑,正与孙老爷等人说话,安抚人心,白扇子却是守在了坛边,耐心的等着师兄们回信。

  照他算着,这信已经送到,师兄们会不会来,多久会来,也该给说一声了,但却没想到,等候多时,不见动静,那火塘子里,却忽地阴风四起,一阵诡异的碧火烧起,照得院子里四下幽森。https://m.zbsuying.com/

  内中几个身上被缠了链子,痛苦挣扎着的小鬼,向了白扇子哭喊:“东家,信是送不到了,俺们被人抓了,也对得起你啦……”

  白扇子一个激灵,醒了过来,便只见塘子里并无碧火烧起,但身边却有些许灰烬,绕了自己身体飞着,正是早先烧掉纸人,飞出了镇子去的纸灰,竟又飞了回来。https://www.zbsuying.com/

  他一时脸色煞白,失声大叫:“不好,连阴府的路也被封了……”

  “来的不仅是守岁大堂官,还有……还有负灵!”

  (本章完) 网站公告:亲爱的读者朋友们!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,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!!!!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