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文渊微笑着接过陈希递过来的A4纸!

  侧了侧身子…

  放眼往A4纸上看去!

  《青花瓷》

  何南庭听完聂文渊的话以后也在心里暗想。

  这么多的传统乐器,在不做尝试的前提下,直接就在白纸上写出来,想一次成型,陈希确实有些托大了!

  然后……,

  就听到了纸张抖动的声响…

  何南庭再看向聂老师,表情严肃,手里拿着简谱微微颤抖着,脸颊仿佛都在轻微抖动着…

  时间一分一秒!

  景轩之和欧阳傲看着聂老师的表情,满眼期待地看着聂老师手中握着的A4纸…

  就这几页纸,藏着让资深作曲师聂文渊激动的秘密,作为年轻一代的作曲师,只想一睹为快…!

  又忍受了十几秒,景轩之忍不住了,朝着何南庭陈希微笑着,“何总,陈老师,简谱的版权注册了吗?我和欧阳可以看看吗?”

  欧阳傲看到景老师把自己也捎带上了,也期待地望着何南庭和陈希。

  在华夏,哪怕简谱的版权注册了,歌曲在没有演唱发布前,作曲师都不会把简谱轻易示人!

  陈希望着何总监,自己只管把歌写出来,这些忌讳的事情,何总监做主!

  何总监思考了一下,开口说道,“可以,乐器方面如果有什么想法和建议,还请不吝赐教!”网站公告:亲爱的读者朋友们!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,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,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。下载地址: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

  对于景轩之和欧阳傲的性格和人品,何南庭还是比较放心的!

  然后,何总监看着聂文渊,“聂老师…,聂老师…”

  喊了两声,聂文渊才从《青花瓷》的简谱里走出来,有种睡梦中被人叫醒的感觉…

  刚才看到《青花瓷》的简谱。

  第一眼,就被简谱中的曲调迷住了。

  再细看,又被歌词打动了。

  正满脑子分析着陈希的提到的众多华夏传统乐器应该怎么添加,每个乐器应该出现在哪个段落合适…

  “何总,不好意思,刚才有点入迷,再容我想一下…”聂文渊说完又要继续看…

  何总监无奈地说道,“这个…,聂老师,景老师和欧阳也想看下简谱的风格…”

  聂文渊抬头看了一眼陈希,“可以吗?”

  陈希笑着点点头,“聂老师,可以的!”

  “好,等我看完,真的是曲美,词美,可是古筝和琵琶同时出现,会不会让歌的主题冲突呢?要分主次的吧?…”聂文渊皱着眉头,代入着自己的理解。

  景轩之和欧阳傲听到聂文渊说曲美词美,心里更急了,终于还是景轩之开口了,“聂老师,你好像是拿着两份…”

  “哦?两份?!”

  聂文渊检查了一下,果然是两份!

  然后拿出一份,递向景轩之,还特意吩咐了一句,“在《青花瓷》没有完全成型前,不许对任何人讲…!”

  “聂老师,您放心吧,我们懂的!”景轩之颤抖的接过A4纸,刚才从聂老师那里听到了歌曲名字。

  青花瓷!

  景轩之双手拿着,欧阳傲凑了过来,必须看细致,先看大标题……

  刚瞅了一眼…!

  院门被推开。

  “哈哈哈,聂老师,还是你的院落舒适啊!”景宋章刚才给景轩之打了两次电话都没人接通,只能找上门来了。

  听到景宋章的声音,几个人同时看向院门处,聂文渊不动声色地把A4纸对折了一下,捏在手里…

  景轩之咬着牙,模仿着聂老师的动作,折叠A4纸,尴尬地站起身…

  就只看了一眼名字啊!!!

  “爸,不是让你等一下吗?你怎么过来了…”景轩之赶紧解释。

  “聂老师,这位就是陈希吧?”景宋章迈着缓慢的步伐,悠闲地溜达到了凉亭前。

  聂文渊在正面,一眼就看到了景宋章,站起了身。

  何南庭和陈希坐在聂文渊对面,扭头望了一眼,何南庭因为和景轩之接触过认出了景宋章,陈希自己蒙在鼓里,也跟着何南庭站起了身…

  景宋章面庞略显清瘦,眼角和额头有着皱纹,头发已经花白,却梳理得整齐有型,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。

  看着走路姿势,都有一种书香文人的气息…

  聂文渊看了眼满脸尴尬的景轩之,早已洞察了一切,明知顾问着…

  “哈哈,景老您怎么过来了?”

  景宋章笑着开口,“因为《明月几时有》啊,轩之跟我讲陈老师在这里,本来在外面等候,奈何轩之的电话打不通,只能冒昧前来了!”

  陈希感觉陈老师应该说的是自己,可也不知道对方该怎么称呼。

  何总监缓缓开口,“陈希,这位是景轩之的父亲,华夏古诗词协会的会长,景会长,聂老师的很多古风的歌曲,填词都是协会里的诗词爱好者。”

  陈希赶紧问好,“景会长,您好。”

  “哈哈,陈老师,打扰了,果然和电视上一样年轻…”

  景宋章说着话,缓缓坐在了木质茶台旁。

  四方茶台,现在刚好每个边上都坐上了人!

  “景会长,您叫我小陈就好了。”

  陈希身子坐正,微笑看着景会长。

  “陈老师过谦了,就凭《明月几时有》这篇词作就值得被人称一声陈老师…”

  说完话,景宋章也打量着陈希。

  自从听了《明月几时有》,他反复的读写,从词中体会到了一种思念和悲凉的味道,甚至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…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、更新最快。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: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

  前两周又听了《东风破》,他只觉得陈希的诗词造诣和水平,已经比诗词协会大多数人都要优秀的多!

  “陈老师,我想在最新一期的原创古诗词杂志首页上刊登你的这一篇《明月几时有》,并郑重邀请你,加入古诗词协会!”

  景宋章说完话,陈希还来不及惊讶,何总监先着急了。

  “这个,景老,陈希还得作词作曲呢。”

  景宋章看着何总监焦急的脸笑了,“哈哈,不影响的。古诗词协会由全华夏诗人,诗词家,诗词爱好者组成,以振兴华夏诗词为己任,让华夏诗词重放异彩!陈老师有这么高的诗词造诣,我觉得完全有能力胜任诗词创作部名誉副部长的职务,让我们诗词协会也沾沾光吗?”

  何总监大概明白了,“虚职,不需要坐班,也不会有任何要求吧?”

  景宋章点点头,“只是虚职,不能刊登了《明月几时有》,作者却不是诗词协会的人,这样不太好……”

  何总监朝着陈希点点头…

  景宋章却望向了景轩之,从刚才他和陈希聊天,他就发现了儿子不对劲。

  心不在焉,躲躲闪闪,有种焦急感…

  包括挨着儿子坐着的欧阳傲表情也差不多。

  用余光注意着,好像问题出在景轩之手上的A4纸上……

  “轩之,你这个纸上是什么?”

  “给我看一下!!!”

  …… 网站公告:亲爱的读者朋友们!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,退出转码页面。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,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,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!!!!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!!!